金花瓶梅花2

金花瓶梅花2

宣明之地黄饮子,丹溪之用四物人参竹沥诸法,景岳之用地黄、当归、枸杞之类,俱是峻补阴阳之剂,正合类中机宜,故所论虽偏,而不能偏废者,殆为此也。盖不舍经义,又惑于河间、东垣之论,强分南北,曲为之解,遂以东南无中风,以附会河间、东垣之意,岂其然乎。

 有朝食而暮吐者,下元无火不能薰蒸脾胃也,法宜补火,如吴茱萸汤、吴萸四逆汤之类是也。夫洋参色白味苦,苦能补心,心者、生血之源也;黄柏味苦,苦能坚肾,肾者,注水之区也;又得白蜜之甘,能润肺而生金,金者、水之母也。

《周礼·天官》疾医职曰:疾医掌养万民之疾病,四时皆有厉疾。 而张洁古谓静而得之为中暑,中暑者阴证,何耶。

王履《溯洄集》,温病热病发于天令暄热之时,怫热自内而达之于外。 有冲、任气逆,挟肝气而致食上逆者,法宜疏肝、降逆,如大半夏汤、小柴胡汤加吴萸、半夏之类是也。

今人过畏石膏不用,往往误事,实由斯道之不明,六经之不讲也。此则不然,知非阳虚湿盛,乃由血虚肺燥也。

苍术气味甘苦温,崇土行其津液,最能发汗。巢元方以温凉不调,阴阳清浊二气有相干乱之时,其乱在于肠胃之间,因遇饮食而变发。

Leave a Reply